藍麗娟
報導文學作家

Q & A

Q:如何開始你的一天?
A:每天醒來時,我喜歡開窗閱讀天空的顏色,向所在的城市道早安;如果行人聽見了,那麼我就眨眨眼。喜歡聆聽水壺內滾煮熱水的活力,喝上一杯咖啡亦或是芒果口味的南非國寶茶,選一首西貝流士、德佛乍克或布拉姆斯的樂曲為心靈爐火加柴薪。

Q:平時最常出沒的地方?
A:高鐵站,我覺得這是吞吐夢想旅人的樞紐。

Q:最常去的餐廳?
A: 國家戲劇院一樓的戲台茶館,人們慕名於高CP值的半筋半肉紅燒牛肉麵,但我偏愛菜肉雲吞湯,再加點兩盤滷味與一杯酸梅汁。

Q:工作下班後的娛樂是?
A:閱讀:尤以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小說,台灣文學家的作品為主。
看電影:偏好能引領反省與反思的主題。如:「諾曼人生」(Norman)、「海邊的曼徹斯特」(Manchester by the Sea)等。

Q:最近讀的一本書?看完後有什麼體悟或感想嗎?
A:《長日將盡》(The Remains of the Day),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石黑一雄的重要作品之一。內容是一名管家秉持專業尊嚴,捐棄個人私情,窮盡一生專業職能,卻成了不公義(納粹)的幫兇。遲暮之時,滄桑的礁石刮著他驕傲的回憶,長日(餘生)將盡,尊嚴崩潰,捲起千堆悔恨!

這部小說使我更加確信,人不應只追求專業主義而捐棄良知,任何行業皆然。要先是一個好人,才能成為好管家,好記者,好醫師,好議員,好廚師…先以良知為判準,才不至於被專業主義淹沒。

Q:在三十歲出頭放棄了不錯的工作,跑到紐西蘭學釀酒,是什麼動力讓你做這樣的決定?
A:當時認為,在職場的軌道中,朝組織的目標戮力行進,是很重要的工作態度;但由於將所有的時間與精神都投入於工作,導致生活失衡,卻也因害怕改變而仍維持慣性。直到尊敬的恩師罹患癌症過世,他也是一位完美主義者與工作狂,才使我驚覺「明天不是隨時都會來」。我因而自問:全力追求組織的目標確實重要,只是,我自己的夢想在哪裡?於是展開一場到紐西蘭的葡萄酒產區,探索自我的旅程。(詳見《不上班去釀酒》)

Q:有什麼建議給那些想改變,但又害怕改變的朋友?
A:在一大張紙(A4或A3愈大愈好)上寫下問題
(一)我為什麼想改變?
(二)我想改變什麼?
(三)我作了改變之後會有什麼好效果?
(四)會有什麼壞後果?
(五)檢視(三)與(四)的答案,問自己:有什麼損失嗎?如果(四)>(三),為什麼不做呢?如果(三)>(四),無須大改變,只須給自己一些生活中的小改變,紓解目前生活的慣性。在紙上畫九宮格,把喜歡的事物畫下來,並一一將喜歡的事物排入慣性的生活中。比如改騎單車上班,或每天提早一站捷運下車,或每天規定自己學一句法文,改變生活的風景,也能創造正向效果。

Q:遇到壓力或心情沮喪時會做什麼事情?
A:閱讀。尤其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小說,鑑照自我的人生,因此覺得不孤單。

Q:覺得台灣最有趣的地方或吸引你的地方?
A:台東。試過開車或騎單車沿著台九線,徜徉在東海岸嗎?那是面向太平洋,擁抱太平洋的最佳途徑。純樸人情,清新的風,大自然的療癒力量。其中一段進入花東縱谷的公路,也能親炙土地之美。我尤其喜歡在鹿野高台滑草,眺望河谷平原間的綠色大地。

Q:住宿旅店的時候,你最期待的是?
A:友善怡人,賓至如歸的接待。

Q:你對於台北旅店旗下旅店的印象是?
A:曾住過喜瑞飯店(長安東路一段)。大廳服務人員待客親切。飯店的整體設計風格,以童趣盎然的插畫為主視覺,是點點善團隊指導並整合憨兒的畫作,蛻變成一幅幅牆上的繪畫,窗花、抱枕的插畫等,住宿其間,油然感覺開朗。
以商務旅館而言,喜瑞飯店的早餐尤其超乎我的期待,那是合乎東方人口味,並且不偏廢西方人飲食習慣的多樣化選擇。